拉动现代人的消费发展

日期:2016-05-24
我要分享
约翰·拉斯金和威廉·莫里斯播下了现代设计的种子,并对其进行了培育;二十世纪初的新艺术运动又对这片土地进行了耕耘;这些最终促成了德国包豪斯这棵嫩芽的萌生。
室内设计
室内设计
现代设计给人们提供了新的思考方式,人们通过工业产品和彼此间的沟通对生活品质有了新的体会。
然而,到了二十世纪后半叶,正当设计之树应该开花结果的时候,整个世界却被经济的高速发展带动着拼命前行。在这样的洪流中,设计也无法幸免,只能一个劲地奔跑。
无论是约翰·拉斯金、威廉·莫里斯,还是包豪斯,在他们设计思想的背后,多多少少都有一些社会主义色彩。
工业化生产出来的产品与经济密切相关,约翰·拉斯金和威廉·莫里斯对此心怀厌恶。魏玛的包豪斯是在社会主义的政府背景下诞生的,可以说,是社会主义风潮带动了包豪斯思想的形成。
带有一些理想主义成分的社会伦理关系是设计概念得以生成的一个前提。这种思想概念越纯粹,在以经济发展为圭桌的土地上的实施难度就越大。
经济发展的原理其实非常明了。为了拉动现代人的消费发展,新产品层出不穷;为了使这些产品能够作为消费对象流通,各种媒体竭力进行宣传,广告传媒随之迅速进化。

设计被非常有效地组织到了经济发展的过程之中。


说到现代主义,不得不说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1887年10月6日-1965年8月27日)和密斯·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勒·柯布西耶是一位集绘画、雕刻和建筑于一身的现代主义建筑大师。他在1929年设计的沙沃伊别墅时对新的建筑语言作了总结,成为现代主义建筑设计的经典作品之一。他关注中、下层民众的居住研究,倡导大量生产的工业住宅。1952年建造完成的“马赛居住单位”是现代主义公寓建筑的杰作。勒·柯布西耶对现代主义语言探索极广,对模数化和工业预制生产住宅的研究也很深入,并有著述和实践。他晚年设计的朗香教堂,其粗犷、隐喻的造型设计举世闻名,特别是室内深邃、神秘的意境和气氛给人创造难忘的体验。

密斯·凡德罗是一位既潜心研究细部设计又抱着宗教般信念的超越空间的设计巨匠。他对现代主义设计影响深远,设计上倾向于造型的艺术研究和广阔空间的观念,而不是把功能作为设计的注解。他在1929年设计的巴塞罗那国际博览会和1958年完成的西格姆酿造公司的38层办公楼,1968年设计的西柏林20世纪博物馆等是现代主义建筑设计的里程碑。他在室内空间设计上主张“灵活多用,四望无阻”,提出“少就是多”的口号,造型上力求简洁的“水晶盒”式样。他注重细部设计,对衔接和节点处理极为重视。使用材料讲究,多用名贵的材料。这些作法对六七十年代的晚期现代主义建筑及室内设计产生影响。


后现代主义
设计界里出现了“后现代主义”这个新词,指的是那种以建筑界、知识界和生产设计界为中心形成的流行现象。这一现象首先在意大利产生,随后席卷了各个发达国家。正像其字面意思所描述的,“后现代主义”就其思想内涵来说,是相对于“现代主义”的一个新时代。但是今天,当我们再次回顾后现代主义,就会发现它并没有成为设计史上的历史转折点。
它不过是设计思想被现代主义唤醒后,在世代交替过程中出现的一种混乱。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后现代主义”事实上是现代主义设计师走向“老化”的象征。就造型设计而言,后现代主义是一种组织完善的符号体系,是一种式样。

为什么我们看到人们穿着旧样式的衣服拍出来的照片会觉得好笑呢?这是因为全社会都在追逐着流行。与此类似,从二十一世纪的观念出发去回顾后现代主义,一样会觉得好笑—就好像看到流线型的再次复兴。


交互设计编辑

交互设计,又称互动设计,(英文Interaction Desig

交互设计
交互设计
n,缩写IxD或者IaD),是定义、设计人造系统的行为的设计领域。人造物,即人工制成物品,例如,软件、移动设备、人造环境、服务、可佩带装置以及系统的组织结构。交互设计在于定义人造物的行为方式(the "interaction",即人工制品在特定场景下的反应方式)相关的界面。交互设计衔接信息架构与视觉设计,从而形成更易用的用户界面。
交互设计师首先进行用户研究相关领域,以及潜在用户,设计人造物的行为,并从有用性,可用性和情感因素(Usefulness,Usability and Emotional)等方面来评估设计质量。